•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玄幻奇幻 > 梦海思玄录 > 第122章 残局

    第122章 残局

    书名:梦海思玄录 作者:岸花阁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你们的轮回又并非我可以安排,你也知道了,子骞怕我失算,在轮回中加了一道又一道机关,最后不管过程如何,你们迟早会见面。”朱元说道。

      什菱笑而不语:“我当然知道,我重生的第一刻,便意识到了我是什菱。

      我也知道即使我身上的一半劫衍不与附禺的劫衍相遇,也改变不了什么。

      所以朱元,你要知道,梦海天劫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就是天劫。”

      她神色凄然,子骞为她设下的这座囚笼,她甩不掉,只能毁了它。

      朱元看她显然心意已决,为自己最终没能实现抱负感到惋惜。绝大多数由他撮合的情人,都能得到欢喜结局。

      只是,一心求死的什菱,被逼着她活的子骞爱上,必然不得善终。

      “既然你也知道,并且自己引发了天劫,”朱元说,“那也应该知道此劫一发不可逆。”

      “对,劫数的确不可逆转,但,”什菱眼中露出凶狠的光,“两个世界中有一个是不该存在的,包括我。”

      “你想做什么?”朱元有十分不好的预感。

      “你说呢?当然是收拾这个残局。”什菱冷声应道。

      此时的六合,仙帝已成一具仙尸。

      妖尊刚刚现世,魔尊神志不清。

      一旦生出劫乱,六合必将陷入无人统领的混战之中。

      不管谁生谁死,一切终将照着同样一个结局发展:两个世界,只有一个可以存在。

      上一场天劫,佛的生死签都没能解决的问题,就由她什菱来解决吧。

      她体内有玄尊的玄灵之力,符离传授的仙法修为也还在,现在以什菱的身份苏醒,也就开启了天地初开时的纯净灵力。

      三种灵力相叠加在通身经脉流淌,初神的神迹正在体内觉醒。

      这股力量应该拿来做什么,她很清楚。

      两个世界的悲剧因她而起,也应该因她而终。

      她上手掐住朱元的脖子:“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现在给我听好,我要你把我和子骞之间所有联系斩断,如果被我发现你在背后搞鬼——”

      “咳咳,我不敢,我不敢!”

      朱元被她吓得魂都要飞了,这个什菱,做花的时候就长得张扬,朱元那时就提醒过子骞,此花一旦化形只怕不是个跋扈男子就是个狠辣女子。

      看来真的被他一语成谶。

      什菱一只手还是没有放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唰地化出匕首来,在朱元耳后头皮上划出血来,将那血引到自己手中收下:

      “不用你自己发毒誓,我已经替你发了,把我和子骞的名字在断缘册上写一千遍!”

      “是是是!朱元见她气极了,不过显然对这六合间缘分安排一事有什么误会,“断缘册这个东西是近年才有,对你和子骞也没用啊!”

      “我不管你怎么做,就是尽你毕生修为,也得把子骞的情念给我断了!”什菱斩钉截铁地说。

      月仙府受她灵力激荡,被震得一阵颠簸,旁边的青鸭早已吓傻了,跌坐在地上。

      这个姐姐脾气也太大了!

      上次他被一群脾气大的仙娥姐姐围住脱不开身的时候,是那个身法潇洒的白珉哥哥救了他。

      这下被吓得顿时想起了白珉哥哥,坐在地上哭出声:“白珉哥哥快来!”

      自然,白珉的身影并没有随着银光出现,反而是那个红衣服的姐姐一把甩开月仙爷爷,用还带着月仙爷爷血的匕首逼在他脖子上。

      “白珉在哪里?”那个暴脾气姐姐逼问道。

      青鸭吓得说不出话来。

      “什菱,什菱,有话好说!青鸭只是个孩子,你要问天权星君府的白珉我可以告诉你呀!”朱元赶来护住青鸭。

      什菱冷冷看他:“说。”

      “好久没见过他了……”

      “我就知道……”什菱低声道。

      如果她没有猜错,子骞在这个世界的影子就是白珉。

      刚好白珉是蛟龙之身,如果之前在凡间的是他的话,时间上来讲也是对的。

      白珉找到了妖尊,司马粼身死即将化形的时候,白珉也应该历劫成功了。

      可是仙庭却未见真龙,可见那条真龙的确是子骞的影子。

      朱元知道的信息和能力都有限,除了威胁他之外,就是杀了他也无用。

      什菱放开青鸭,用匕首对准朱元:“如果子骞来找你,你知道怎么做。”

      “知道,知道,我一定说,你没来过。”

      “算你识相。”

      什菱离开月仙府,本想就这样出了仙庭,但到了一处废弃的宅院前,脚步还是停住了。

      那是之前大司命符离的府邸,最后一个来过这里的是白珉。不过现在子骞化形之后,留存在这里的蛟龙气息已经消失了。

      她对大司命府院中残破的星轮有印象,也许是因为凡间一世的身份,对推演占卜并不陌生。

      “符离,”她的声音柔软下来,“或许我应该叫你父亲?”

      自然,这里已经荒废二十万年,没有人回答。

      “或者,我还是应该叫你师父吧。你教我的一切法印招式,我都还记得。

      你骗我说你去云游了,实际上你是用最后的魂魄来陪伴我的吧。你不是去云游了,你是消失了。

      师父,你做了一件正确的事,至少对于你所知道的讯息而言,你的选择是对的。

      二十万年前阿祝阻止了梦海天劫,而你教我怎样隐蔽自己,不引起她注意。

      现在天劫如你所愿的发生了,这也是我的所愿。”

      她踏进已经破旧不堪、积满灰尘的大门,里面有轻微的打斗的痕迹,有东西跌落的痕迹,是很小的一个圆形。

      “红鸾星,”她喃喃自言自语,“当年就是跌落在这里吗?”

      站在这个位置,她仿佛看见了当年阿祝化成隍及的样子,手持附禺剑刺中符离,千钧一发间符离将劫衍注入红鸾星的场面。

      一颗星,一把剑本来永远也不会相遇。

      她想起附禺剑化身的祁川,只觉得恍如隔世。

      “哪个英雄,不是宿命的棋子?”她问自己,又垂下眼睛,“但还是谢谢你。”

      扬手一挥,大司命府恢复整洁雅致,倒下的星轮重新立起来悬在空中,星宿如辉轮流转动交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