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佣兵毒妃飒且甜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已经不是土匪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 已经不是土匪了

    书名:佣兵毒妃飒且甜 作者:支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左利感叹道,似乎意识到上官浅想要知道更多金儒的事情,取出两方画像。

      “这一张是那位顾大夫的画像,这一张便是神秘男子的画像,男子带着面具,手中拿着一把银剑,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剑公子的称呼他。至于你娘,从来都是喊她喂。”左利似乎回忆起往西,忍不住轻笑一声。

      “左驿长,我从不曾给你看过我娘的任何东西,为何你就一定确认我的身份?”上官浅略微有些好奇的问道。

      左利没有回答,眸光落在了上官浅腰间的扇子上。

      “这把扇子是你娘当初防身之用,不是她认识的人,是不会得到这把扇子。”左利凝视着扇子,问道:“你娘,还有剑公子,顾公子可好?”

      “我娘死了,而在我长大的这么些年里,我从不曾见过什么剑公子,也不知道什么顾公子。”上官浅取出一方白色巾帕,擦了擦手,拿出银骨折扇,一寸一寸的打开。

      顾,还是个大夫。

      说起来,夜无寒身边的那位大夫就叫做顾怀瑾,姓顾,怀瑾,这个瑾字,莫不是有几分别的含义?

      “看来左驿长更多的信息也是不知道。那就不说我娘他们的事情,说说岷山里的土匪,既然岷县已经好好的了,为何还会有土匪存在?”

      上官浅轻轻晃动着折扇,询问道。

      左立低垂眸子,沉默着。

      上官浅也不催促,静静的等待着。

      “因为剑公子,岷山里的土匪都是剑公子培养下来的人,山中有足足三万人。”左立沉默一番之后,忽然开口。

      这一开口,炸了上官浅目色一震。

      “三万人?”

      上官浅大惊:“这已经不是土匪了吧?”

      “的确不是土匪,更趋且的说山里的那些土匪是兵。”左利似乎把一切说出来,轻松了许多,也大有都不在意,全部说了的架势。

      “左驿长昨日认出了我,夜晚去见山中的人,结果与对方谈崩了,对方要杀我,还是要做一些别的事情,您有些担心我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算计到,这才坦然一切?”上官浅敏锐的猜测。

      左利轻轻一笑:“大人的确很敏锐,只可惜大人猜测了,我未曾告诉山里的人关于大人的任何身份,包括这银骨折扇。”

      上官浅轻晃折扇,眉梢轻挑。

      “大人,左某送你一把匕首,此匕首削铁如泥,在兵器榜上能排前三,只恳求大人将因故折扇暂时封存。”左利双手碰触一把匕首,目色认真看向上官浅。

      上官浅摇晃着他折扇,眉目淡淡:“若我不呢?”

      左利轻轻一笑,骤然出手。

      上官浅与之交手,发现对方内力之澎湃,远远超过自己,十招之后被点血定在马车之中,眉眼间满是震惊。

      左利没有想到上官浅武功竟然如此不错,若非内力尚浅,只怕自己都不是对手,心中一阵欣赏,拿过上官浅手中的银骨折扇收入扇袋,藏入怀中。

      “大人,得罪了。”说着,左利将匕首放在上官浅的手中,解开她的穴道。

      上官浅抬手手背谈了谈被点血的地方,目色幽深的看向左利,绝美的容颜上,带着一种很莫名的表情。

      左利不明所以。

      下一刻,左利面色一变,在想逼出毒素已经来不及。

      眼看对方动弹不了,上官浅拉开左利的衣襟,暗处自己的银骨折扇:“我这个人不觊觎旁人的东西,但也决不允许旁人觊觎我的东西。”

      左利面上露出一抹苦笑,怎么也没有想到上官浅不止武功不错,居然一手毒术,也是令人惊艳。

      “左驿长,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答案了?”上官浅拔出匕首轻轻一划,就看懂左驿长的一缕头发整齐断开,倒的确是吹毛断发锋利的紧。

      将匕首横在对方咽喉,上官浅的眼神冷漠极了:“左驿长武功高强,若错过了今天,只怕往后我在想拿住左驿长可就不容易了,你说我要不要跳断左驿长的手筋脚筋,废了左驿长的丹田好呢?”

      语气轻轻,然而上官浅的眼中流转着一抹冷辣。

      “大人,我对你没有恶意,否则我早就可以出手对付你,又何必把自己沦落到这般境地?”左驿长心砰砰的狂跳。

      都是手上见过血的人。

      左利很清楚,上官浅不是在开玩笑,对方是真的在想要不要废了他,不免心中一紧。

      上官浅目色一动,忽然喂给左利一颗药丸,然后袖子之中的银针刺入左利周身极大穴道,做妥当以后,才取出一个瓶子放在左利鼻子下让其嗅了嗅。

      左利渐渐恢复气力,暗中调动内力,却发现刺入体内的银针不止没有被逼出去,反而跟进了一步。

      “我给你体内刺入了就跟银针,其中有一根直指心脏,你没动用一次内力,银针就会朝着心脏刺入一分,届时银针入心,大罗神仙难救。”上官浅不信任左利,哪怕这个男人昨夜没有防火烧了她,今天又似是而非一副为她好的模样。

      “继续说说山中的情况,你既然是二当家,那么大当家是谁,三当家又是谁,三万人如何分布,又是如何吃穿用度?”上官浅重新躺了回去,姿态慵懒矜贵。

      左利看着上官浅,微微恍惚。

      “大当家自然就是剑公子,至于三当家,自然是管理山上的一切,四当家管理财务,五当家管理粮食,六当家负责挑选人手,至于七当家,自然是培养暗卫。”左利不在动用内力,苦笑了一下说道。

      上官浅美颜淡淡,也不惊讶,“听起来,你们窝在山中是准备造反?”

      “大人觉得我们若造反能成功吗?”左利认真问道。

      上官浅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嗤笑了一声:“倘若你们的剑公子是东黎国的皇子,那还有几分胜算,倘若不是,那么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左利目中一暗:“大人这话是不是说的有点绝对了,大人未曾见过我们那三万人,怎么知道我们那三万人就无法造反成功?”

      “东黎国长治久安,皇上虽然说不上是明君,但也不是昏君,老百姓的日子虽然苦了一些,却没有战乱人活,也算安定。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想造反,除了那些个皇子之外,再有就是东黎国某位权势滔天的将军,否则造反不过就是送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