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恐怖灵异 > 麻衣神算子 > 第598章 跪吊而死

    第598章 跪吊而死

    书名:麻衣神算子 作者:骑马钓鱼

      说起自己的那块儿地,张金义显得有些激动,故事还没开始讲便开始为自己申辩,这说明,在他心中其实是有愧疚的。

      见他那么激动,我便用很缓和地声音对他说:“张老板。你不用这么激动,把事情慢慢地说出来,里面的对错先搁放到一边再说,切记不要撒谎,否则就算是神仙也帮不了你。”

      张金义点了下头,然后才开始说他拿地的事儿。

      他拿的那块儿地不是单纯的果园。还占了附近一个叫小胡庄的村子的地方,小胡庄的村西有几十户人家,恰好都在规划之内,而小胡庄剩下的地则是被另一个开发商相中并拿下了。

      出事儿和有争议的地方不是果园,而是那几十户人家中的一家。

      听到这里我就知道张金义之前为什么一直在强调果园没问题了,他心里其实也是不愿意撒谎的,他想用果园的没问题来掩盖出事儿的地方。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金义又停住了,我还是小声说:“都说到这里了。继续说下去,隐瞒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说话的时候,我也是给张金义把面相看了一遍,他财帛宫最近黑气很重,显然这几个月他每个月都要赔一笔钱出去,而且从形式上来,这个月他好像还要再赔一次钱。

      我这推算都是按照阴历推算的,现在已经快到二月底了,也就是未来几天内,他可能还会再做一次杀人的梦。

      我在推断张金义的命相,所以也没着急催促他说下去。围亩斤圾。

      刘文轩那边则是有些不耐烦了,就对张金义说:“张老弟,都到这个节骨眼了。你还犹豫个什么啊,是信不过我们兄弟俩,还是信不过小李相师啊?”

      张金义赶紧说,不是,然后才开始讲接下来的事情。显然他还是不愿意去得罪刘氏兄弟的。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在小胡庄那几十户人家中有一家的情况比较特殊,是一个老人家,老两口都快七十岁了。

      老头叫胡建军,妻子胡翠苗。

      他们三个女儿全部出嫁,小儿子在前两年刚结婚,他儿子结婚的时候老两口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在村子的东边给其盖了一套新房。

      结婚之后。小儿子和老人家分开过,这两年时间里,那对儿小夫妻基本上没有管过老人家什么,就算生病住院都是老两口的女儿们来照看。

      张金义还说,他后来找人调查过,这老两口其实很疼小儿子,本来他们也不应该有什么矛盾才对,可事实却总是充满了戏剧性。

      本来胡建军的家应该是十分殷实的,因为他有三个女儿,光是收彩礼钱也有不少,可他小儿子胡艳龙却因为家里太过溺爱,沾染上了赌博的坏毛病,后来借了高利贷,胡建军一辈子的积蓄全部挥霍了进去。

      后来他小儿子结婚,胡建军还是找三个女儿借的钱,为其盖的房,出的彩礼。

      老两口年岁已经大了,本来这些钱说好是由老两口和胡艳龙小夫妻将来一起还的,胡艳龙也是同意了。

      可谁知道胡艳龙结婚后,经过媳妇一忽悠,就不认那些账了,说钱是胡建军老两口欠下的,他们为儿子娶妻、买房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所以那钱应该由老两口自己去还。

      这事儿经过这么一闹,胡艳龙和父母的关系也就急转直下。

      为了这事儿,胡建军的三个女儿还专门过来为老父亲打抱不平,去找自己的弟弟理论,最后的结果却是双方的关系越闹越僵。

      不过胡建军的三个女儿还算孝顺,她们从来不找自己的父母要钱,每次要钱都是对着胡艳龙要,因为她们知道,她们的父母已经干不动了,而且她们借的钱全部都是给胡艳龙花在了身上。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几年过去了,这村子要开发,所以每家每户都有一大笔的补偿金,还可以分到几套房子。

      所以胡艳龙小夫妻俩又惦记上老两口,可老两口对自己的儿子早就死心了,他们准备把这些钱和房子全部分给自己的三个女儿。

      这就加剧了胡艳龙和胡建军的矛盾。

      有一天胡艳龙就潜入胡建军的家里,把房本偷了出来,然后又托关系,并伪造签字,把房产以遗产继承的方式过户到自己的名下,从而获得了所有的分配的房子和钱。

      胡建军老两口听说这件事儿后,就去找开发商理论,可开发说他们只是按照章程办事儿的,他们也没办法。

      老两口又去找村里的干部理论,可村干部又说那是家务事,他们管不了。

      这就让老两口感觉到十分的无助,所以在一天夜里,老两口就去果园里跪在地上,用绳子吊住脖子把自己给吊死了!

      跪着上吊?听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禁一哆嗦。

      而且这俩口死的时候,还写了一封信,大致意思是控诉他的小儿子和村干部、开发商相互勾结欺负他们的意思。

      可这件事儿从头到尾都是他小儿子自己干的,村干部最多算是不作为,勾结算不上。

      开发商这边就更冤枉了,因为他们只能按照章程办事儿。

      说到这里张金义就道:“出了这件事儿,不管和我们有没有关系,我们都必须通过公关的手段把这件事儿平息下去,不然就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就花了一笔钱把这事儿给平了,不然被一些媒体拿去做文章的话……”

      说着张金义就露出了苦笑。

      的确,在这件事儿上张金义的责任的确不是很大。

      张金义继续说:“其实那老两口也是有些傻,他们小儿子过户房产的时候,很多签字都是伪造的,只要他们走法律途径,那些都是可以拿回来的,可他们却选择了死。”

      我说,毕竟都是上了岁数的人,哪里会知道这里的道道。

      接着我又问张金义:“你说你是花钱平了这事儿的,到底是怎么平的呢?”

      张金义摇头说:“后面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前面的事儿我之所以知道这么详细,是因为他关系到我开发的这个项目,所以我找人专门调查的,后面的事儿我就交给了其他人去办,我只管出了一些钱而已。”

      我又问张金义,负责协调这件事儿的人还能不能联系上,他说当然可以,他秘书那里就有电话。

      也就向张金义索要了那个人的电话。

      电话要到之后,张金义的秘书还告诉我们,负责协调这件事儿的,是小胡庄的一个村干部,他是以村委会的名义协调了那件事儿,可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张金义的秘书也不知道。

      看来我们只有自己打电话去找那个村干部询问了。

      为了能顺利调查到详细的情况,我就对张金义说:“我要是去调查事儿的话,需要你给我一个身份,最好在你们公司有点权力的,不然我怕是没人会搭理我们,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除了这件案子以外的薪水,也不会用我手中的权力做出对你们不利的事儿。”

      我这么说完,刘文轩说:“这一点,我可以替小李相师做保证。”

      有刘文轩为我担保,张金义自然不会反对,便同意了,说给我一个什么事故调查经理的头衔,我调查中用到的一切经费和需要,他都会尽量的满足我。

      说到这里张金义又问我:“我在梦里杀人的事儿,和那果园里跪着上吊死掉的那对老夫妻有关系吗?”

      我点头说:“关系是肯定有一点的,通过你刚才给我讲的故事,我模拟出了那两个人的命气,虽然很粗糙,可也总算是有个雏形了,我再拿那命气的轮廓和你脸上所有灾祸的命气相比较,都比较的吻合,当然也不排除还有其他的变故的,毕竟我掌握的资料太少,模拟不出太精准的命气来。”

      我说的这些张金义不太懂,就露出了一脸的迷茫,我没有详细给他解释,而是继续对他说:“另外我还从你的面相看出,你最近可能还要因为一些祸事再破一次财,也就是说二月底之前,你们工地上还会再出一次事儿,很可能是你梦中杀人所致!”

      “啊!”

      听到这里张金义眼睛就瞪大了,愣了一会儿他就问我,有没有什么破解的办法,他现在已经因为做梦杀人的事儿,都不敢怎么睡觉了,他再也不想体会那种感觉了。

      我说,目前没有太好的办法,只有赶在再出事儿之前把这件事儿调查清楚了,然后把正主送走或者解决掉,那应该就没事儿了。

      张金义立刻又说,会全力支持我。

      想到这里,我又道:“对了,为了确保你在梦中安稳,从今晚开始,你就跟在我们身边吧,我会让一个高僧诵经,替你稳固心境,那样你在梦里或许就不会杀人了。”

      张金义问我们在哪里住,要不然的话今天就去他的别墅住算了,那里地方大,也方便,不会有人打扰。

      我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毕竟要让贠婺在酒店诵经的话,肯定会吵到其他客人,引来不必要的矛盾。

      而就在这个时候,刘文轩忽然道:“小李相师,你和张老弟事情谈妥了,我这边也有一件事儿要跟你说下,是关于你父母的。”

      我父母!?我心里直接“咯噔”了一声,他该不会知道我母亲和刘家的关系了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